平台该不该管控特朗普?扎克伯格和员工唇枪舌剑90分钟

  • 1年前发布
  • 发布人:金准数据

W020170928373268668102.jpg

   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与2.5万名员工举行了一次“剑拔弩张”的视频会议。这次会议主要是为了解决在过去一周Facebook公司与公众之间存在的分歧:如何处理特朗普总统(Donald Trump)在Facebook上发布的有争议帖子。

  事件背景:连日来,Facebook员工对扎克伯格公开表示不满,程度之甚,前所未有。他们批评扎克伯格不删除或审核特朗普最近发布帖子的决定。特朗普在他的帖子里,提到全美持续不断地针对种族歧视和警方暴行的抗议时,称“敢抢劫,就敢开枪”。之前,总统还发布过传播有关邮政投票的虚假信息的帖子。针对这些帖子,公司亦决定不对做事实核查。员工们同样感到十分不满。

  在周二的这场将近一个半小时的会议中,扎克伯格首先解释了他保留这些帖子的理由和逻辑。比如他说,他不认为特朗普引用的民权时代种族隔离主义警察的比喻是“向民间支持者发送暗号(“吹狗哨”),煽动他们以暴力维护正义”。在随后的问答环节中,员工向扎克伯格施压,询问他是如何得出这样的结论,以及公司高层是否足够多样化。在美国历史的紧要关头,在面对如此多员工提出的尖锐批评,这次的对话让我们得以了解这位当下最具影响力的领导者对民主、言论和种族平等等问题的看法。

  以下是视频会议的完整文字版整理:

  对于如何处理特朗普的争议性帖子,你一开始的决策过程是怎样的?

  扎克伯格:我首先想说明的是,这不是一个非黑即白的决定,即便我相信在做这个决策的时候,平台上的基本原则和我们的政策以及证据的的确确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但是,这不是一个容易的决策。不过,我还是会快速地回顾一下这个决策的过程,因为我知道很多人都对这个过程有疑问。然后我也会解释一下在决策过程中我们权衡的一些因素。我会尽快地梳理一下,因为我其实在周五已经简单说过这个问题,其他人也做过回答,我也专门为此写过文章。

  所以,最开始是,特朗普总统在周五一大早发布了帖子,那个时候我还在睡梦中。政策团队看到后,开始与东海岸和伦敦的团队合作,汇总信息,然后发到我的邮箱里。等我早晨醒来后,我就可以看到这些分析内容。所以,我可以看到团队对帖子做的分析,以及根据政策给出的建议。然后,我在早晨7点半左右醒来的时候,也确实看到了这封邮件。信中列举出人们对该帖子可能做出的三类解读,以及将导致的后果。

  第一类解读是,这是关于各州使用武力的讨论,我们并不禁止这类讨论。在多种情况下,法律上,各州有权使用武力,与此相关的讨论乃至对相关威胁的讨论,都在我们政策所允许的范围之内。并且,团队认为,这是最有可能的解读,也是最合理的解读。

  第二类是对未来暴力的预测。如果有人说:“如果发生这件事,就会发生那件事”,这并不一定代表这个人试图鼓励或呼吁某件事的发生。当然,这也在我们的服务条款允许的范围内。然后,团队认为,这是第二可能的解读方式。

  最后,是第三类解读,即煽动暴力,也就是说直接呼吁暴力行为。当然你们也知道,如果我们将其定性为煽动暴力,那么我们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删帖。而且我希望明确的一点是,针对煽动暴力的内容,我们奉行零容忍政策,没有任何新闻价值或政治人物的例外。我们等一会会详细解释这一点。但是这里有一个十分重要的细微差别,因为如果某人呼吁暴力,那么——保留内容,但做标记——是不是正确的措施仍有待探究。

  事实上,如果有人确实试图煽动暴力,我认为,通常来讲,人们一定会希望删帖。并且,我们的有关煽动暴力内容的政策,在人们必须呼吁暴力或针对特定个人时,也的确存在一些明显的先例。在全球范围内,有很多政府官员的例子。在这些例子中,我们都做了删帖处理。比如,有议员呼吁警察介入,清除并杀害抗议人士,以恢复社会秩序。这显然是在煽动和呼吁暴力。我们做了删帖处理。在印度也有类似的例子。比如,有人说“如果警察不管这件事,我们的支持者就会介入,清理街道。”这是在鼓励支持者直接行动,我们也做了删帖处理。因此,在这方面,我们是有先例可循的。

  顺便说一句,我们以前也有删除过特朗普的帖子。我个人觉得,很多人有意忽视了这一点。但是年初的时候,特朗普——或者说他的竞选团队——投放了很多广告,然后我们认为其中存在错误信息,因此将其删除。所以,显然,我们并没有允许他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也并没有允许政府官员或议员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我们对如何定性煽动暴力言论也有规则。我们充分考虑了各种因素,最后认为这些规则并不完全适用这篇帖子。

  为什么你认为特朗普口中针对抗议者所说的“敢抢就敢开枪”没有被解读为“对民间暴力吹狗哨”的历史?

  扎克伯格:所以在基本了解了情况后,那天剩下的时间里,我一直在和团队沟通,与不同的人交流,了解不同人的意见,包括召集公司内部不同的人士,并在初始政策分析中考虑了许多不同意见。这个我们稍后再详谈。

  但是,在这个讨论中,即便是最初的评估,我们也认为不应该删帖。我花了很多时间试图回答这些问题:“就为什么这属于煽动暴力内容的最可能辩论是什么?”因此我们研究了“敢抢劫,就敢开枪”的评论历史,然后我们发现这无疑是一个令人不安的历史说辞和引用,无论是不是涉及煽动支持者采取暴力行为。然后我们在研究后认为,在我阅读了所有内容和不同人士交流过后,这句引用显然涉及激进的治安维护——甚至过度治安维护——但并没有过往历史说可以解读为向民间支持者发送暗号(“吹狗哨”),煽动他们以暴力维护正义。但我也确实用了很多时间来讨论所有不同的论点,比如为什么这可能会越界,然后我也进行了深入的思考,发现在这个问题上风险很大。而且我也知道,如果我们决定保留帖子,很多人一定会非常失望。

  但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我还是不能做删帖的决定。我不能这么做,哪怕我个人对内容有反感,哪怕我知道很多员工会对此表示反对。我认为,我们平台上的原则,我们管理平台的准则,我们的政策等等,都表明,我们应该采取的正确措施是保留帖子。

  关于调整Facebook的政策

  扎克伯格:既然提到这个问题,那么这些政策正确吗?未来我们如何应对这种情况?还有,我发现的一件事情是,很多其他人的第一反应是“为什么一定要非黑即白?”难道不是吗?为什么必须在“删帖和保留帖子”之间二选一呢?事实上,我不认为有谁把这个帖子删了。Twitter没有删帖。我也不觉得大多数人会认为需要删帖。

  关于跟特朗普讨论你的决定

  扎克伯格:抱歉,在这个决策过程中,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需要跟大家明确,那就是有很多小道消息和媒体报道说,我们跟白宫有联系。那我想澄清一下这其中发生的事情。事实是,那天一大早,我们的政策团队与白宫取得联系,希望确认白宫了解我们的政策,并告诉他们我们对该帖子以及该帖子有没有违反我们政策的顾虑。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是,他们对此事很重视。然后那天晚些时候,在我们差不多已经决定将如何处理该内容之后,总统给我打来电话。我正好利用这个机会,确保他明白我对该内容的看法。我认为这个帖子内容具有分裂性、煽动性且没有任何益处。但我还是希望确保,决策过程的细节是坦白真诚的,我也乐意再多做一遍解释。

  未来你会怎么做?

  扎克伯格:那我来说说我认为的,未来我们应该做些什么。我知道,关于这方面的讨论有很多,所以别把我现在说的当成是最终的结果。我只是希望借此机会,分享一下我的看法,我们的系统和流程可以如何改进,可以在哪些方面进一步改善。

  首先,我要说的是我认为可以改善的事情。第一,是特别针对这个决定的事情。第二,我们如何改善总体的决策制定。第三,围绕我们在种族平等和公民话语权上可以做的积极工作。那我就从跟政策有关的策略性事情谈起。

  关于Facebook针对各州武力使用的政策

  扎克伯格:我知道我们的政策中有一个真正亟需解决的问题,那就是我刚刚提到的,各州使用武力的讨论属于我们政策许可的范围内。我知道,这有很多充分的理由。但我们现在看到的是,特别是警方的过度使用武力,占到问题的很大一部分。我想确保的是,我们不希望营造一种环境,说我们的政策一方面允许讨论让警方介入来采取执法行动,另一方面又禁止人们讨论事情的反面。

  我还希望,我们能在各州使用武力的话题上保持平衡,因为显然并非各州使用的所有武力都是合法的。我认为,我们需要确保,对此有相关的政策,尤其是在国内动乱可能会持续较长时间的时期内,可以让我们向前看,可以制定出能够反映我们国家当前状况的完整政策。

  关于疫情给选举带来的新挑战,Facebook的选民压制政策还没有做好准备怎么解释?

  扎克伯格:这是另一个政策问题,与之相关的一个事实是,我们目前的处境不同于疫情发生前的那几个月。自从疫情发生以来,谋杀和抗议发生以来,一切情况都所有不同。并且这个问题,跟暴力也不同,而是涉及另一个有争议的帖子,关于投票和选举。

  我认为眼下,很明显,我们仍处于疫情期间,而今年11月份的大选势必会和往年有些许不同。但我们自从2016年以来,在选举和选举诚信这些事情上,已经做了大量工作,从而有更好的表现。

  面对这次的大选,我自认为我们的准备工作做得不错。但疫情也确实改变了很多事情。这意味着,人们投票的方式会有很多新的变化,也意味着会有很多的恐惧和不确定性。但我希望的是,我们的选民压制政策与现实世界中的新进展步调一致,这样我们可以确保我们的政策涵盖所有在此非常时期可能带来危害或压制投票的事情。所以这是第二个方面。

  关于Facebook可以在诸如特朗普等全球领导人发布的争议帖子上打上“非二选一”标签

  扎克伯格:第三个我们常讨论的内容是探索给内容打上“非二选一”标签的可能性。我仔细分析了一下,为什么对我来说这不是正确的做法。但是我知道公司内部对此有很多讨论。我知道很多聪明的家伙都在考虑这一点,也就是我们是不是可以尝试一些之前从没有尝试过的新想法。对我而言,这至少是一个信号,我希望听到这些新想法。我也希望有机会与他们交流,了解你们的想法,看看未来对此有没有不同的解决办法。

  然后我还想明确一点,我不想在这里给出过多的承诺,因为我实在认为我们目前的立场是合理的、有原则的。但我也知道,有很多聪明人士在动脑筋,这是一个值得继续跟进的领域。

  关于改善决策制定

  扎克伯格:在改善决策制定这件事上,我听到了很多建议。我认为我们之后可以尝试多多改进。第二个是透明度,确保决策制定的过程和流程都是透明公开的。就不如,我收到的邮件里包含哪些不同问题的内容,涉及哪些不同的团队等等。我认为在公司内部,如果大多数人了解我们的决策流程的话,他们应该会感到满意。我们也在尝试把各种各样的观点和职能融入到这其中。而且我也经常亲力亲为,但这些都包括在这个流程之内。我只是希望,把这些规范化,然后更高的透明性会有更大的帮助。

  关于你在哪些事上本可以做得更好

  扎克伯格:比如,如果可以重来的话,我希望在上个周五早上向大家发送一封简短的邮件,告诉每一个人,我们正在研究这件事,他们可以在五到六小时之后可以获悉我的决定,因为我需要大量时间来思考这件事,确保我已经考虑了各种理由,充分阅读了各种历史背景,并且收到来自外部民权顾问等不同人士提供的建议。所以,我相信,更高的透明性可以帮助人们更好地了解我们决策制定流程的公平性。

  关于在决策制定过程中听取各种不同意见

  扎克伯格:下一个是——比某一个决策更加宽泛的——内容是,我认为,就包容性而言,拥有正确的结构更加重要,从而可以确保你能够知道先例发生在什么时候,你是否拥有合适的多样性,以及每个人都参与到树立先例的工作中。这样,当你需要作出决策时,这不仅关乎就决策听取不同意见,也关乎我们希望做每一个决策之前都有正确的意见。

  所以这也是我想要跟进的事情。我们可能需要对此做一些组织上的调整。提升我们在包容性方面做的一些工作,确保大家不仅在决策这件事上积极参与,在其他更多事情上也积极参与。

  再一次地,从流程角度出发,我认为目前我们在流程这件事上做得还算不错。但我也相信,仍有一些地方需要改进,需要对组织结构进行一些调整来稍微提高一下我们的包容性。

  员工提问:员工如何可以在这些问题上相信你们的领导能力?

  Facebook员工:内部公关告诉我们,你只是在新闻之后,而不是在周五的问答之前,与特朗普有过通话。最关键的是,公关的帖子,马克的帖子等等,都在说,你会听取我们的意见,但同时却并没有采取相应的行动。更重要的是,你并不明白,这不仅仅关乎上周发生的事件,更重要的是公司内外有色人种的日常生活。一个简单的例子:雪莉[桑德伯格]说,和民权组织的会议进展顺利,而对方则表示会议糟透了,并且Facebook似乎并不了解当前的情况。

  一名公共主管试图向人们证明,Facebook在我们平台上展示数十亿被警察杀害的非裔美国人是一件积极的事情。黑人活动家的合法帖子被Facebook错误地标记。我的问题是,如果你缺乏透明度,不了解你所处阶层之外的世界,我们要如何相信Facebook的领导能力?

  对员工关于信任问题的回应

  扎克伯格:是的,我明白这个问题。我的意思是,我想强调三件事情。一个是:我们正在努力做到尽可能的透明。我们周五就做出了决定,这是一个艰难的过程,所以我花了一整天的时间在这上面。然后我们做出了决定,开展彻底的沟通,把具体的解释记录下来,并在周五下午之前让员工讨论。所以我认为,虽然我们尝试着尽快采取行动,但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与此同时,我们还需要尽快地传达我们的想法,这两者之间存在着紧张关系。我认为我们可以做得更好一点。我本可以更清楚地理解我们正在做的这件事,也可以在短短几个小时之内向大家公布这一消息。但无论如何,我们做到了。

  我们有很多的高管在尝试进行Q&A,施雷普【Facebook首席技术官迈克·施罗普弗(Mike Schroepfer)】昨天也做了一个Q&A,然后今天轮到了我。我相信我们会继续开展讨论的。

  我们正在努力做到尽可能的透明,尽管我知道还存在很多问题。在决策过程方面,我认为这是我们想要继续跟进的事情之一,以确保政策简报的内容具有较高的透明度。决策来自于谁的意见?我做决定的时候谁在身边?诸如此类的事情,我们都希望向员工保持透明。

  我通常认为,当我们提供更多的透明度时,将会有更好的结果。当然这并不是说不存在改进的地方了,但我认为人们可能会对其中的一些过程感觉很好,即使结果不是他们真正想要的。嗯……对不起。

  所以你问我的问题其实是,员工们如何才能能相信领导的决策意图。我的意思是,在这个问题上,我知道有很多人会不同意决策本身。我想,我能够理解。

  你知道,不是每个人都会同意这个决策,对这一事实我并不感到失望。我认为人们做事情的方式存在不同,他们也可以合理地就某件事情给出完全不同的评估结果。

  我认为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允许很多不同观点的存在。我也知道这一结果不会是完全一边倒的,也会有很多人同意这个决策。即使他们现在不想在公司内部大声表达自己的观点。

  就领导的决策意图而言,我的意思是,我确实认为这是一件重要的事情。你可以看到,就像现在全美所有企业的CEO都站起来说,“好吧,是的,黑人的生命是重要的。我们与黑人社区站在一起。”我的意思是,我认为说这些话并提醒人们说这些话是很重要的,但我并不认为说这些话需要什么特别的勇气,尤其是在发生重大危机的时候。

  我想,我希望人们能看到的是,我和其他领导人在这些问题被新闻媒体关注之前、以及从我高呼“陈·扎克伯格倡议(Chan Zuckerberg Initiative)”的那一天起,我们就开始关注这些问题了,我们一直坚信正义和机会是国家的基石。而在种族正义方面,我认为与刑事司法系统的互动是种族主义产生最大差异影响的领域之一,这也是亟需解决的关键问题。这一问题包含很多方面。

  我真的觉得这些观点是有道理的,事实上,这是一件我和公司内外的很多人讨论过很长一段时间的事情,我们进行了很多次的对话。此次决策也并不是我们围绕这个问题做出的第一个政策决定。我认为,我们公司的整体氛围是相当积极的,因为它给了那些被边缘化的群体一个发言权。我认为我们应该给人们创造语境,让他们感觉到,我并非人生地不熟。虽然我不像那些每天生活在这里的人们那样对一些谙熟于心,但我也不是初来乍到、对一切一无所知。这就是关于人们以及你如何看待领导力的一部分观点。

  然后就是关于你如何看待你的公司、你所在企业的价值观,以及企业文化对员工行为的整体道德影响。我认为,有很多人想推动我们在不同的方向上做更多的事情,而现实是,我们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交流平台。

  几乎所有社区的动机都是推动我们尽可能地为慈善事业而努力。这一点很好,他们也应该这样做,这是有道理的。但这种“推动”让我们陷入了这样的一种状态,我们很难做到任何人、任何政党,想要的一切。所以基本上,最后所有的团队在各种问题上都对我们很不满。也正因为如此,他们更多的会去宣扬那些我们没有做过的负面的事情,而不是为我们做过的好事情喝彩。

  我想我们这周已经目睹了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我在这里也已经提到过几次了,也就是说,这种讨论是压倒性的,都是关于我们是否应该对特朗普的博文进行降权。我知道这件事情对于全世界来说都很重要,我也知道对于我们的员工和社区里的很多人来说,了解我们和谁站在一边是非常重要的,他们把这件事情作为一个信号,虽然我不认为这件事应当被这么解释。

  事实上,我认为,这起谋杀案的视频是通过Facebook来发布的,是因为我们的服务赋予了人们发言权,这种方式已经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我只是想说,我希望人们不要仅仅只是从减轻伤害的角度来看待我们所做的事情的道德影响。当然了,减轻伤害也是我们必须要做的事情中的很重要的一部分。我也不是在忽略这一点,我们就此事花费了大量的资源,成千上万的人正在为这一目标而工作,我们每年也要为此花费数十亿美元。

  但是,我们也要给予人们一个前所未有的了解事件、讨论事件的方式,让痛苦的声音能够被听到。我认为这也很重要,我想这就是我对所有这些事情的看法。

  员工提问:在决定是否对特朗普抨击抗议者是“暴徒”、并暗示他们将遭到“枪击”的博文采取行动时,有多少黑人和其他有色人种的员工参与其中?

  扎克伯格:我不知道确切的数字。但我可以告诉你,这只是初步的政策简报。我知道,团队内有几位黑人员工,他们都专注于确保我们在观点生成的过程中具备多样性。然后,当我把人们聚在一起的时候,就变成了一个小团队,因为我们要和八、九个人进行富有成效的对话。

  马可辛【Facebook全球多样化部门主管马克辛·威廉姆斯(Maxine Williams)】在那里待了好几个小时,我们一直在努力。我个人非常关心她的意见和她听到的内容,所以我亲自给她打了电话,以确保她知道我有这样的观点。与此同时,我们还收到了来自外部民权顾问和类似人士的简报,也通过电子邮件收到了很多人的意见,这其中也包括一些有色人种。所以,我不知道确切的数字,但是可能会有进一步改进此事的方法。但实际上,我认为,如果大家能够了解这一过程,他们一定不会对这部分工作感到沮丧。

  实际上,我认为我们可以做得更好的部分是,显然有一系列先例和决策,导致在这种情况下,这是正确的做法。虽然我相信一定有黑人员工和代表多元化机构利益的人,参与到决策制定的过程中,但所有的这一系列事情都是在强调,我们需要加强企业多元化权益的重要性,并确保这一部分真真正正地参与到了各类决策之中。这样一来,就不只是在你遇到特定问题的时候拿它出来解决问题,而是你已经建立了基础设施的框架。所有的这些都包括在适当层面上的包容,因为就像我说的,给人们一个发声的机会是我们的首要任务和原则,对于每一位员工也是如此。这一点非常重要,我们也非常重视这一点。

  关于未来特朗普博文标签事宜及谁参与了决策过程的员工提问

  Facebook员工:你已经大概回答了我的问题,但为什么我们只能够在二元对立中作出选择,而不存在这两之间的中间地带。所以在继续我们的讨论之前,我想确认一下,你已经在考虑该如何处理这些博文和观点了,比如在Facebook上给一些博文打上含有暴力言论的标签。

  扎克伯格:是的,而且我需要澄清一下,到目前为止,我知道有很多有思想的人都在做这件事。我打算花点时间来完成这些。我并不是说我已经坐下来研究了所有的应对方法和观点了,因为我还没有机会这么做。现在,我想说的是有很多人都在关注这个问题,我认为这是一个合理的问题。很多聪明人都在关注它。所以,我想向他们学习,他们的想法和观点值得我去深入思考。

  Facebook的员工:太棒了。所以我接下来的问题就跟你是怎么做决定的有关了,这也和之前的问题有关,我仍然觉得你对谁参与了这个决策、以及你是否是最终做出决策的人有些模糊。因此,我很想让你确切地说出哪些高管参与了这些会议,这是由哪些团队组成的小圈子,参与决策的人们来自哪些团队,他们代表谁,以及他们在这个问题上的投票立场,因为我真的很想知道到底是谁参与了这件事。正如你所说,增加透明度对决策过程有好处,所以我认为员工们会很乐意听到这些。

  扎克伯格:是的,当然。嗯,我想这些人基本上就是你所期望的那些人,我会确保我没有弄错任何人。如果我漏掉了哪些人,我会继续跟进。这就是你所期待的:有雪莉【Facebook首席运营官雪莉·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有尼克【Facebook全球事务主管尼克·克莱格(Nick Clegg)】,有马可辛,还有乔尔【Facebook高级副总裁乔尔·卡普兰(Joel Kaplan)】。在一些对员工敏感的问题上,有劳里(Laurie);在一些法律上可能比较敏感的问题上,有詹妮弗【Facebook法律总顾问詹妮弗·纽斯特德(Jennifer Newstead)】。我不确定我是不是漏掉了其他哪些成员,哦,还有莫妮卡·比克特(Monika Bickert),她是负责制定内容策略的团队负责人。

  Facebook的员工:具体的我不太清楚,如果我说错了就纠正我。除了马克辛,你上面列出的所有人都是白人,对吗?

  扎克伯格:是的,没错。

  Facebook的员工:这些做决策的小圈子里,只有一位黑人妇女,仅此而已。而且,你还发起了一个非常棒的计划,我为自己的工作而感到自豪,这就是正直团队(the integrity team),专门负责选民压制、社会暴力以及……

  扎克伯格:我很抱歉。我相信盖伊【诚信副总裁盖伊·罗森(Guy Rosen)】也在其中。对不起,我想就这些了。

  Facebook的员工:所以我今早参加了盖伊的Q&A。

  扎克伯格:也许他不是。实际上,我不确定他是不是。

  Facebook的员工:所以我认为,我们不太清楚诚信副总裁是否参与了一个涉及选民压制和社会暴力的问题决策,这可能不太好,对吧?

  扎克伯格:嗯,是的,我想你应该要确保你在这个问题上考虑了别人的观点。我想我应该说他的观点,他的角色可能更多的是强制执行,比如建立这些系统、以确保我们可以执行得很好,而不是具体地权衡内容策略的决策。但我的意思是,盖伊是一个非常体贴的人,他绝对是一个我想确保在这个过程中听取了他的意见的人。

  

 


您可能感兴趣
即将获百亿融资的京东金融,估计将达到1650亿!

金融科技公司一向深受资本市场青睐,而京东金融这只独角兽,更是被资本市场盯得死死的。最新消息,京东金融已启动高达130亿元的...

福建宏盛借壳福建诺奇被视为新IPO 在香港递交招股书

  总部位于福建福州的福建宏盛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福建宏盛“),拟借壳已停牌长达5年的福建诺奇(1,0.00,0.00%)(013...

乐视香港负债逾七千万今清盘 乐视体育称正常运营

2月21日上午消息,乐视香港有限公司自2016年起连遭多家广告及服务公司追讨欠款,未偿还总负债逾7000万港币,去年底自行向高等法...

美联储会议纪要:消费支出反弹 商业存在不确定性

  美联储官员在7月份的货币政策会议上注意到消费支出反弹,但重申经济复苏的路径将取决于疫情控制情况。  周三公布的联邦公...

金准数据logo
Copyright@2016-2021 focus123.cn
版权所有 金准数据 | 京ICP备16021591号
qr

扫码下载APP